疫情之中显刚需,第三方医疗机构或迎新一轮机

疫情之中显刚需,第三方医疗机构或迎新一轮机

时间:2020-03-24 05:4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申佳 / 健康界 A- A+ 以增量为出发点做大蛋糕,第三方独立医疗机构与医院可共生共荣。

听健世界

疫情是战场,也是试金石。

2017年,政策放开,资本关注,第三方医疗机构曾经火红一时,引起业内外对第三方医疗机构前景的一片看好。然而,与预期不同,实际运营的第三方机构并没有想象的高速扩张或增长。

近三年的沉寂后,第三方医疗机构并未止步。疫情大战,各方力量合围病毒,全国4万余名医护相继齐聚武汉。这一没有硝烟的战场,需猛将亦需士兵。

第三方医疗机构在疫情中承担了应有的角色,甚至有超出预期的表现。疫情之后,公卫体系建设、医改前行需要,以及第三方医疗机构自身成长,是否将迎来发展新机遇?

疫情中的“刚需”

方舱医院的建立可谓武汉保卫战的转折点,大量医护人员投入到这16家方舱医院,管理13000多张开放床位,以及武汉市的上百个集中隔离点也须配备医人员,因此整个二月,全国各地不同批次的医疗队都在源源不断地驰援武汉。

这样的场合,除著名三甲医院外,着实需要更多医护人员的填充。拥有医护力量的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如美年大健康、爱尔眼科医院,均参与了方舱医院、隔离点的支援。

华大基因成为国家指定的疫控中心以外的第三方检测机构;金域医学、迪安诊断、艾迪康三大第三方医检行业企业联合发起“第三方医学实验室同盟”共同抗击疫情;第三方影像平台则利用远程医疗的方式,通过“云影像平台+AI”的方式承担了海量的患者阅片工作。

血透中心和消毒中心更是成为疫情中的“刚需”。健康界拿到一份疫情期间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疾病控制组消毒工作小组的工作简报,其称曾两次组织70家第三方消毒服务机构召开工作会议。在疫情防控中,“这70家第三方消毒服务公司主要承担了病家终末消毒、医疗机构消毒、集中隔离点或方舱医院消毒、农贸市场消毒以及其他公共场所和社区单位的消毒工作”。

一项基于300名医院管理者参与的调研显示,医院选择第三方获益理由主要包括:避免大型设备投入、节省医院成本开支;第三方服务具有专业性;利用社会资源,开设新增项目或改善现有项目等。

然而,现实发展不如预期。究其根本,医保控费、取消药品加成和耗材加成之后,影像、检验、病理等检查业务已是医院不多的利润点,医院缺乏外包给第三方的实际动力。

“第三方”逆行之难

当前,援鄂医护人员陆续开始撤离武汉。然而,有一支民营独立血透中心组成的医疗队,不仅没有撤离,还被编入雷神山医院,即将战斗至最后,这就是白求恩血液透析医疗队。

作为白求恩血液透析医疗队的领队,白求恩公益基金会名誉副理事长、中国非公医协肾透析专委会副主委陈少波介绍,疫情期间,武汉市很多医院被指定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原本在这些医院做血透的透析患者被转至其他医院,但定点医院偏少,收治能力有限,武汉封城带来的交通不便让透析患者往返困难。

最艰难的还是血透医护肺炎感染、过度劳累导致的人手不足。陈少波说,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为例,原本一天接待患者的能力在800多人,在疫情期间一天要接待2400名患者。

于是,白求恩公益基金会会同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肾脏病透析专业委员会、中国医院协会血液净化中心管理分会、中关村肾病血液净化创新联盟等单位,共同组织了一支“白求恩血液透析医疗队”。

这支迅速集结的医疗队来自祖国各地23家非公立医疗机构,在湖南常德及长沙两地集结出发,定向支援新冠肺炎透析患者定点救治的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武汉市第四医院,以及市第八医院。

然而,进武汉的“路”并不好走,民营血透中心尚未纳入政府统一调度的作战体系。陈少波同时是独立血透机构达康医疗的CEO,他坦陈:为了促成此事,“想了很多办法”,终于申请到了武汉三个区的“路条”,医疗队得以进入武汉。“我们在邻近武汉的湖南集合,自己雇了车开到武汉。”

相比之下,美年大健康的武汉征途要顺利得多。董事长俞熔介绍,组建队伍当天向东方航空公司提出运输申请,只花了两个多小时东航就做好了运送第一批200人医疗队的准备工作。然而,既便如此,医疗队所有的医疗物资也都来自自筹,由于物资过多,东航还为此追加一架飞机。

无论是血透护士还是体检护士,疫情需要就主动逆行。第三方独立医疗服务企业及其经营者的高度市场化、敏锐、高效而又不乏社会责任展现无余。俞熔说,美年大健康在全国有2万多名医护人员,这样的数量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这支力量必须发挥一定的作用,这是一个并不复杂的考量。”

然而,数家民营影像中心也向健康界表示,即使有接纳新冠患者的能力,也无法享受到国家医疗物资的接济。医学检验中心的情况相仿:华大基因等检验机构在疫情之初,就大幅扩大产能,结果却步入产能闲置之局。

“我们来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要政府给什么补助,我们都要自带干粮。”陈少波表示,交通、物资等费用,前期已由达康医疗垫付费用,后期准备通过募捐活动筹措,因为这支血透医疗队本来就是用白求恩基金会的名义组建的。

市场增量可期

无论体制内外,医疗资源皆是天下公器。中国非公立医疗协会副会长郝德明曾建议,今后国家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应急管理体系,应当把公立和非公立的医疗力量统筹安排,让“‘重要组成部分’名符其实,发挥社会办医作用,这对全社会增加医疗资源有效供给毕竟是有帮助的”。

社会办医在医疗体系中的角色,在2018年之前的定位是“公立医院补充”。2019年6月,国家卫健委等十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对社会办医的定位明确为“医疗卫生服务体系重要组成部分”,同时提出拓展社会办医空间、扩大用地供给、推广政府购买服务、落实税收优惠政策等措施。

“希望今后的国家应急体制里边,还是要考虑到社会力量的组织,第三方医疗机构才可更好起到医疗卫生体系的组成部分。”陈少波的呼吁代表了第三方医疗机构从业者的普遍心声。

疫情令许多公立医院的血透中心暂停业务,原本在公立医院透析的患者被转入独立血透中心。“在这样的情况下,民营血透中心作为公立医院有益的补充地位得到凸显。例如有些民营血透中心也定点支援武汉疫情的透析需求,而且也可以承接公立医院的紧急患者救治任务。”陈少波说。

这样的情势,也从侧面证明了第三方独立血透中心的方向是符合公共卫生需求的。“如果没有透析中心,仍然只有公立医院聚集几百个透析患者的情况,那么防疫风险、患者交通问题、聚众感染问题都会大大加大。”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事实上,在疫情之前,各地医疗控费已经从药品向耗材和检查检验项目推进。北京、杭州等地区耗材零加成陆续推行的同时,也要求医院降低检查、检验价格。

“基于目前的控费趋势,医院检验科未来将从利润中心演化为低利润中心,甚至是成本中心,而与第三方检验机构的合作将成为主流趋势”。这是2019年年末,中国医院协会副会长王杉在在一次会议上的表述。他认为,医院主辅业分离,第三方服务是医院因医改新形势和趋势之刚需。政府、需求方、潜在供应方应在每个领域共同培育出三到五个专业能力强、质量高、服务好、价格合理、竞争能力强、可持续发展的第三方服务提供方。

疫情后时代,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的生存环境会变好吗?根据市场调研机构沙利文的数据显示,相比2003年“非典”时代,医疗服务企业现已初具规模,无论是体量上还是技术上,都得以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交出了不辱使命的答卷。

2003年“非典”时,国内第三方消毒供应中心市场是白纸一张,而在2017年,这一市场就增长到了12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70%,后续5年复合增长率将达42%,2022年市场规模有望达到760亿元。

一位第三方消毒企业从业者表示,第三方消毒供应中心在降低医院感控风险和提高医院人员及场地利用效率所发挥的作用,已被越来越多的医院肯定,市场需求不言而喻。

然而,更有想象空间的是,院外市场或将继续放大。欢乐口腔CEO孙延认为,对于小门诊而言,将要面对老百姓在疫情之后对于感控更深的认知。“其实对医疗机构提出了新的挑战,即是否愿意做更高标准的院感建设。比如说,老百姓会关心门诊内的水系统的消毒、空气系统的消毒、各个设备的更高标准的消毒等。”

一位武汉的第三方消毒企业创始人告诉健康界,疫情中,原本主要聚焦在医院业务的企业,现在获得了更多的院外市场机会。“疫情之后,不管是个人还是组织,都会大大提升对环境消毒的需求,除了做医院的院感市场,我们还会考虑延伸至更大的市场。”

正如新里程医疗集团CEO林杨林所说,只动存量,从现有医院业务中切走蛋糕,这是一种零和游戏。只有以增量为出发点做大蛋糕、以技术为增长点做强科室、以运营为支撑点做低成本,第三方独立医疗机构与医院才能共生共荣。

本文为健康界看健日报原创文章,更多深度好文请点击: 看健日报

欢迎投递医疗健康好文,录用后稿酬丰厚,并优先在健康界全平台推广。

赐稿请发至:zhangwenkang@hmkx.cn